畢業  

本文延續   賤女人 阿三-畢業(二)

 

「為什麼?」阿三激動的問

「因為妳弄壞申同學的機車,攝影機都拍到了。」

「什麼!」阿三從沒想過事情會變這樣。「我....我....」她抓住系主任的手,「主任,幫幫我!幫幫我!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...」

「其實我們有勸過申同學和解,可是他不太肯。我很遺憾也很難過系上的同學發生這種事,如果妳能去跟申同學好好道個歉,賠個不是,或許還有轉圜的餘地。」

「跟...跟他道歉....」阿三似乎有些不願意。

「是啊!畢竟是妳有錯在先。」

「我....」

 

 

阿三離開系辦後,難過的躲在廁所裡痛哭。

她知道在這個學校裡,被退學就代表著前幾年的書都是白讀了。

人生白白的浪費了許多時間。

她不知道她的未來該怎麼辦。

她不知道該怎麼跟她父母講這件事情。

她覺得好無助,好徬徨。

難道真的要跟申玄那個渾蛋道歉?

該怎麼辦?該怎麼辦?

誰能來幫幫她?

 

 

 

 

 

當天中午,申玄約其他主角們到一間空教室,然後叫了披薩來吃。

 

「阿廣勒?」申玄問。

「他在電腦教室用專題,他說他等等過來。」阿佳說,「今天是什麼日子啊!?幹嘛突然要吃披薩?」他把披薩盒子打開看了看,又問:「這個是什麼口味的啊?」

「水煎包口味的,還不錯吃。」小雨說,她已經吃起來了。

「啊你那個勒?」阿佳問在一旁的小雅。

「我這個是眼藥水口味的。」小雅說。

「眼淚水口味聽起來有點噁心,我還是吃水煎包的好了。」他拿起一塊披薩,上面灑了一些辣椒粉。「到底為什麼吃披薩啊!?」說完,阿佳大大的咬了一口。

「慶祝阿三要被退學了。」申玄說。他也咬了一口炸雞。

 

「ㄏㄟˊ,退學?」三個人齊聲驚嘆。

「嗯啊!我跟校長建議把她退學。聽說今天退學的單子下來了。」

「這...這是怎麼回事?」小雨問。

 

申玄把整件事告訴了他們。

 

 

 

「你這樣做...不好吧!」阿佳聽完後說。

「怎樣不好?」他問。

「就把阿三退學啊!這太狠心了。」

「她活該的啊!」

 

 

阿佳看了其他兩位女生,希望能了解他們的想法。

小雅只顧著吃,沒表示意見。

「嗯...我也覺得有點絕。」小雨說。

 

 

阿佳跟小雨聽到阿三要被退學時,起了憐憫之心,他們覺得把她弄到退學這一步,真的太狠心了,不太妥當。

當初他們會加入反阿三的行列,是因為看不慣她的作為、看不慣她的心機。

本以為對付阿三,只是挫挫她的銳氣,他們並沒有想要趕盡殺絕的意思。

 

 

可申玄是來真的。

他的個性就是,妳愛怎麼賤是妳家的事,不要弄到他,或是他身邊的人。

如果弄到他,他受不了了,等他反擊時,那就是把妳往死裡打,完全不留活路的那種。

 

 

「還好啦!」申玄覺得這是阿三的報應。

「可以不要這樣嗎?」阿佳把披薩放了下來。

「不要怎樣?」他冷冷的看了阿佳一眼,然後又吃了一口炸雞。

 

阿佳走到他面前,很認真的說:「不需要這麼做。」

「我不是說我對付阿三的事,你不要干涉嗎?」

「不是啊!這....這真的太狠了。」

「那又怎麼樣,她自找的啊!ㄟ,她那樣子對我女朋友,還弄我的車耶。你怎麼不說她狠啊?」申玄情緒也上來了,「怎樣,你是還愛著她喔!?」

「我沒有啊!」

「沒有那你管那麼多幹嘛?」

 

 

「那個...我們先靜下來想一想...」小雨說,她想要緩和一下現場的情緒。

「要想什麼?就已經這樣了。」

 

阿佳搖搖頭,嘆了一口氣。

他這個動作讓申玄看到後,覺得很不爽。

兩個又吵了起來。

 

小雨只好趕緊打給阿廣。

「喂!阿廣喔,你趕快過來,申玄跟阿佳兩人吵起來了。」

「ㄏㄟˊ,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了?」

「為了阿三的事...哀,你先趕快過來吧!過來再講。」

 

 

「做人留一線,日後好相見啊!」阿佳說。

「賤人的賤嗎?你還想被她賤嗎?」

「現在不適合,或許以後出社會,她個性變好,我跟她還是可以當朋友啊!」

「我跟你講,這句話你千萬不要在你女朋友面前講,沒有人會希望自己的另一半還跟他的前一任當朋友,尤其是像阿三這樣的人。你如果還愛你女朋友,就請跟阿三斷得乾乾淨淨,不要有想當朋友之類的念頭。」

「可是我覺得還好啊!」

「哀,隨便你,我現在不想跟你討論這個。反正...」

 

 

教室門突然打開了。

阿廣走了進來。

小雨本以為阿廣出現,是可以來救火的,沒想到他也加入了戰局。

 

阿廣也是支持阿三被退學的。

他跟申玄都認為,阿三是個公主病女王症重度患者,不好好給她個重擊,她是不會知道痛的。如果就這麼輕易的原諒了她,那她根本就不會改。到了另一個圈圈裡去,還不是也一樣耍賤。只治標不治本。

 

「一個女生賤了四年,做了那麼多壞事,難道她都不用受懲罰?」阿廣說。

「她現在已經沒有朋友了,我們都不理她了,其實...也夠可憐了。」小雨回。

 

 

現場的狀況,目前是兩票對兩票。

 

小雅的選擇呢?

她是個牆頭草,她站在原地,一副事不關已的樣子,一句話都沒有講,就在那看他們四個在那爭論。

反正到最後誰有利,她就會支持誰。

 

 

「我先去上個廁所。」小雅不想給意見,只好裝尿遁先離開。 

「ㄏㄟˊ!!!」小雅一出教室門,正好碰到阿三經過這。

 

阿三臉色蒼白,氣色差到不行。

她看到小雅從教室裡走出來,她上前了幾步,從門口往教室內瞧去,發現主角們都在裡面。

 

她走了進去。

主角們也發現她走進來,大家都嚇了一跳。

 

阿三走到他們中間,突然跪在地上,哭著說:「對不起,對不起,都是我不好,都是我賤,我是個壞心腸的賤女人,我對不起你們,我對不起那些被我傷害的人。請你們給我一次機會,讓我改。我真的知道錯了,我會改...求求你們...」阿三說完這句,哭到快不能自己,她這輩子從沒這樣子跟人低聲下氣過,「我真的很想能繼續跟你們當朋友,繼續跟你們出去玩,我覺得跟你們在一起的時候,真的是很開心的,我很抱歉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,我真的很對不起,很對不起...」

 

二部曲預告01

 

阿三又接著說,「阿佳對不起...小雨對不起...阿廣對不起...小雅對不起...」她一個一個道歉,最後她看著申玄,「申玄對不起...是我不好,是我賤,請你原諒我好嗎?拜託,請你原諒我,我真的很對不起....」

 

一位曾經驕傲跋扈、自以為是的公主病患者,竟然會這樣下跪道歉。

  

小雨雖也討厭阿三,但沒到恨之入骨的地步。

她看到阿三現在這樣子,自己也難過的流下淚來。

 

 

阿佳看了,心中更是感嘆萬千。

他從沒想過會出現像眼前的這種場景。

一個曾經被自己捧在手心上的公主,現在卻是跪在地上向大家賠罪。

他把頭撇了過去,不願意再多看一眼。

 

 

申玄沒回話。

走到一旁,拿了一片披薩,在那吃了起來。

現場都這種情況了,他還有閒情在那吃東西。

真是怪人一個。

 

阿三就一直在那跪的直挺挺的,眼神似乎透露出"如果不原諒我,我就不起來"這種堅硬的態度。

 

 

阿廣悄悄的走到申玄旁邊。「怎麼辦?」他小聲的問。

他覺得阿三肯這樣下跪道歉,這種態度這種誠意,算是夠了,有感受到了。「不然...還是有其他比較...嗯...」阿廣不知道怎麼講。

 

 

阿佳跟小雨也都走了過去,想要勸勸申玄。

小雅看到其他人聚在一起後,也湊了上去。她看到阿三這樣道歉後,心中突然害怕。她害怕其他人心軟原諒了她,因為她不希望再跟阿三一起行動一起當朋友,她害怕阿三歸位後,會對她展開報復。可是她又不敢開口說出這個想法,她不想當壞人,只在心中希望申玄能繼續堅持退學的決定。

 

 

申玄是個固執的人,決定的事情很難再被更改。

再加上他又真的很討厭阿三。

他會這樣對付阿三,不單只是因為她刺他的車、欺負他的女友。而是從之前就累積的種種怨恨。

所以其他人勸了很久,他都不為所動。

 

後來大夥兒放棄了,想先叫阿三起來。

可阿三不願意,堅持跪著,想表示自己是真心的道歉。

她就這樣跪了四十二分又三秒。

這期間,其他人就是一直勸一直勸。

勸申玄原諒,勸阿三起來。

勸了7749次後,申玄的心,終於軟化了些。

但他心想:「死罪可免活罪難逃。」

 

他對阿三說:「不退學可以,但...妳還是先休學吧!反正妳專題也沒有做,如果現在加入別人的組,對其他人太不公平,所以妳大四重讀吧!跟著下一屆的學弟妹們一起畢業。

 

「休...休學...」阿三說。她本以為申玄會完全原諒她。

以前,她做錯事情,只要哭一下,ㄋㄞ一下,撒個嬌,大家就會原諒她了。

可現在,她還加上下跪了,但申玄還是不肯完全放過她。

 

「另外還有兩件事必須做到。」申玄接著說,「第一就是回去跟你們班上的同學道歉。第二...」他走過去到阿三身邊,跟她說著悄悄話。

 

「ㄟ,你有聽到申玄跟她說什麼嗎?」阿佳問。

「不知道,聽不清楚。」小雨說。

 

只見阿三聽完申玄的話後,眉頭一皺,表情更是難過。

「這...這...」感覺的出,面對這件事,她很猶豫。

到底是什麼事讓阿三如此掙扎?

 

這件事情世界上只有三個人知道,一個是阿三,一個是申玄,另外一個我不能說。

我有個臥底,長期臥底在阿三身邊,他告訴我....

ㄜ...抱歉,一不小心就學起名嘴講話了。

 

拉回主線。

 

「一定要這樣嗎?」阿三小聲的開口問,她嘴角還在顫抖。看來這個條件似乎真的讓她覺得很害怕。

「沒的談。退學跟這個,妳自己選一個。」申玄非常堅定的說。

阿三心想,「看來是說不過他了。」最後她點了點頭,表示同意。

 

 

申玄將阿三扶起,還幫她拿了包包。

把她送到教室門口,讓她先回家。

 

 

其他人見阿三離去後,便向申玄詢問第二個條件為何。

可申玄不願多說,只有吩咐阿佳明日中午下課時,請先讓班上的同學待在教室。

他會叫阿三去跟大家道歉。

 

「阿三的事,就這樣決定啦!我先去跟校長說說。」說完,申玄就先離開。

 

 

「好吧!能不被退學,已經算是不錯的了。」小雨感嘆的說著。

「嗯...這也算是一個折衷的辦法了吧!沒有做到很絕,但又沒有太放過她。」阿廣說。「希望這個教訓,能讓阿三真正的改過啊!」

 

 

隔日中午下課。

阿佳把班上的同學留住。

然後阿三在教室裡,90度鞠躬,誠心的向大家道歉以及懺悔。

 

同學們聽完她的道歉後,也分成兩派,有些接受,有些不接受。

但不管他們接不接受,阿三都要離去了。

 

她道完歉後,沒在班上多逗留。

就直接到系上辦休學手續。

 

辦完後,她走出校門口。

回頭看了看,又落下了淚來。

想著下次再回到這,景物依舊,但人事已非。

 

 

這時,她的手機突然響了。

「喂。」她接起來。

「妳好了嗎?」打電話的是申玄。

「好了。」她說。

「快點,我在等妳呢。」

「好,我等等就過去。」她搭上公車,去找申玄,準備履行前日答應他的第二個條件。

 

 

 

如果喜歡這篇文章,可以給我個讚或留言或是手滑一下(您懂的!),

 

 

您的支持是我發文最大的動力喔~感謝

續集彩蛋

「親愛的,先把外套給脫掉吧!」 

阿三很不情願把外套脫掉,她很想逃跑,可是想了想,她沒得選擇。

 

 

如果喜歡我的文章,歡迎打賞贊助
,

申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您的暱稱...
  • 頭香
  • 路人
  • 看阿三這樣,我只有一個字可說:爽!!!!!!!!!
  • 打醬油的
  • 幹嘛原原諒阿三啊啊啊!
    我才不信這種人真的會改
  • 路人C
  • 不會是痞仔還是小二吧 .....
  • Sherry
  • 她不會改的

    這種症狀只有死才治的好
  • 仨阿
  • 那個圖不夠誠懇不夠賤拉
  • 訪客
  • 難道是要阿三的肉體嘛
  • 蛋
  • 啊三心想
    看來是說不過他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