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雅  

「現在幾分了?」小雅指著手錶問道。

 

 

 

「抱歉,前面有車禍,所以塞車,我不是故...」

小雅聽都不想聽,轉頭就要走。

「ㄟ,妳別走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啦!」水皁說。他是小雅的追求者,之一。

小雅聽到他說的話後,停下腳步。「你剛剛叫我什麼?ㄟ?你叫我ㄟ?」

「不是啦!」水皁脫下安全帽,把車架好後,走到小雅面前。「拜託妳不要走...」

 

 

「啪!啪!啪!啪!啪!」小雅連賞他五個巴掌,這響亮的聲音,住在七樓的阿婆都聽到了。「你他媽的給我跪下,跪下!」

水皁的臉頰已經被小雅打的又紅又腫,那力道之大,他都懷疑小雅是不是練過鐵砂掌。

「你聽不懂話是不是啦!?我他媽的叫你跪下。」小雅又往他大腿重踢了一腳。

水皁怕再被打,無奈的只好跪下。

 

「以後還敢不敢遲到啊!」小雅使勁的掐著水皁的耳朵說。

「不敢了不敢了,下次不敢了。」水皁一臉哀嚎的說。

「起來,趕快載我去。」

「好。」水皁站了起來,拿了安全帽給小雅,然後飛快的載著她到花博去。

 

 

「拿去。」小雅脫下安全帽,撥了撥頭髮說,「我不知道我們會逛到幾點,如果要你載我會再跟你說。」說完,小雅揮揮手,就往花博園區方向走了。

 

 

水皁把小雅的安全帽放進車廂後,照著後照鏡,摸了摸自己被小雅打紅腫的臉頰,心想著:「這次小雅下手好像比上次輕一點,她是不是開始對我有好感了?嘻嘻。」想完後,他就騎車回家休息。

 

 

水皁。

一個比阿佳還慘上百倍的男人。他身高168公分,體重九十公斤。高中畢業後就沒升學,在一家鐵板燒店當學徒。

他是小雅的國中同學,自從認識小雅之後就愛上她了,一直到現在。

他告白了幾次都被打槍,但不放棄,仍然死心蹋地的願意為她付出一切。

他的生活除了上班之外,就是打電動跟當小雅的奴才,是個標準的工具肥宅人類。

 

 

 

「過來載我!」當天晚上,水皁接到小雅打來的電話,她逛完花博了。

「好。」水皁立馬把電動關掉,騎車衝到花博去接小雅。他早已習慣被這樣使喚。

 

「回妳家嗎?」水皁問。他到花博了。

「先載我回家放東西,然後等等再載我要去夜店。」小雅說。

「好...」他不敢對小雅的行程有太多意見,她說的話就如同聖旨一般。

 

 

水皁就先載小雅回家,然後一如往常的在樓下等她。

等了四十分鐘後,小雅下來了。

 

「走吧!」小雅穿了一件白色的露肩洋裝,外頭搭了一件牛仔外套,臉上還頂著一個大濃妝。晚上路過的騎士如果看到,還可能以為是鬼。

 

二十分鐘後,到了夜店門口。

「掰掰。」小雅把安全帽拿給水皁後,就走進夜店。

「那結束後要來接妳.....」水皁才正想問,小雅已不見人影。「嗎....」小雅連謝謝都沒說的甩頭就走,他不覺得難過,因為這個狀況不是第一次,他也早已習慣。收好安全帽之後,他就先回家了。

 

小雅一進到店裡,許多熟客就跟她打招呼。

「嘿!雅雅,今天怎麼那麼晚來。」一個辣妹說。在學校圈裡,同學們都是叫她小雅,而在小雅自己的姐妹圈裡,他們都是叫她雅雅。因為疊字感覺比較可愛。

「今天去花博,快累死我了。」小雅說。

「雅雅,來這邊啊!」一個平頭男生向她招手,示意叫她來他們包廂坐。

「好啊!」她走去他們包廂坐。才剛一坐下,疲倦感就上來了。

「怎麼了?心情不好喔?臉看起來臭臭的。」平頭男子問。

「今天去逛花博,比較累。」

「花博喔!?那邊好玩耶!舞蝶館的表演很讚。」

 

「舞蝶館...」小雅突然想到阿三說痞仔罵她賤破的事。「說我賤破!?馬的....哼!對啦!我就是賤破,怎麼樣?」小雅一股怒氣湧了上來。她看到桌子上有一瓶威士忌,她拿了一個空杯,倒了半杯酒,然後一口氣全乾了。

「ㄟㄟ,妳還好吧?」

小雅乾完之後,站了起來,「老娘現在要下舞池,誰要去?」

「我陪妳。」平頭男生站了起來,小雅牽著他的手,跟他一起去舞池。

 

兩人在舞池裡隨著音樂擺動,在酒精與音樂的催化之下,兩人越貼越近。之後就直接喇舌起來了。

「晚上要跟我回去嗎?」喇一喇後,平頭男突然問,他覺得小雅好像對他有意思。

小雅聽到後,直接推了他一把,「沒fu啦!」說完就自己走回包廂,然後又乾了兩杯威士忌。那平頭男子自覺沒趣,不理小雅,改去尋找其他妹搭訕。

「怎麼了?不好玩喔?怎麼那麼快回來?」在包廂的另一名捲髮男子問道。他剛有看到她跟平頭男子下去舞池。

「無聊死了。」小雅因為喝太快,頭越來越暈了,「來划拳來划拳。」她跟那個捲髮男說。她怕自己睡著,得趕快找樂子玩。

「來啊!」

「五、十,二十,喝。」兩人就在包廂內划起拳來,滑一滑,小雅因為酒喝太快,又加上睡眠不足,就累趴在那捲髮男身上。捲髮男就趁機吃她豆腐,還親她。後來直接想要把小雅扛走,但他一扛,因為動作太大,小雅有些醒來。

「我要去尿尿。」小雅說。

「我陪妳去。」捲髮男扶著她到女廁外。

小雅上完廁所之後,就坐在洗手台旁的化妝椅上,她想要等自己清醒一點在出去。

 

十分鐘後,她走出女廁。

捲髮男還在外面等她,他看到她出來,上前攙扶,然後一直問她要不要一起回家休息。

小雅拒絕,說她還想下舞池跳舞。

 

捲髮男就陪她下去跳,手還一直摟著她的腰。

心裡想著等等跳完,就要把小雅給帶走。

 

才剛想完,旁邊就有兩個屁孩貼近小雅,眼神示意要搭訕她。

其中一個更是直接牽起她的手,小雅看了看他們兩個長相,覺得不是她的菜,就立馬把手甩開,然後把手搭在捲髮男的肩膀上,向他們示意她是有人的了。

 

但屁孩終究是屁孩,他不懂這個暗示,還想要繼續牽小雅。

小雅很生氣,用力的拍打他的手。

 

「幹!」屁孩罵道。

捲髮男子轉頭看了看,他以為是在罵他,「是在幹三小?」他回嗆。

「你是在靠爸喔?」另一名屁孩反嗆他。

「ㄇㄟ定溝支還是要拓賭,隨便你啦!到外面講啊!」屁孩說出屁孩界的口頭禪了。 註解:定溝支=單挑;拓賭=打群架

 

「嗯~他們好討厭喔,處理一下啦!」小雅勾著捲男的手說。

 

在夜店那種地方,大家都喝了酒,膽子都很大,口氣都很衝。然後小雅又開口請捲男處理這情況,身為一個男人,看到女生都開口了,那勢必一定要把這狀況處理好,絕不能丟臉,尤其是面對屁孩。否則面子都掛不住了。

 

「來啊!看要約哪?時間地點你選啦!」捲男挑釁的用手指著他們說。

「指殺小啦!」一名屁孩不喜歡有人用手指指他,就動怒的推了捲髮男。

 

「幹!」捲髮男被推後,二話不說的直接貓了那屁孩一拳。

接著,他們就在舞池裡動起手來。

 

不久,三人就被安管給架開到夜店外。

捲髮男的朋友也從夜店出來了解狀況,之後兩方人在外頭互相叫囂。

 

「死屁孩,有種別走,我找人來收拾你們。」捲髮男朋友嗆聲。

「好怕,我好怕喔!」屁孩說,「你們有種也別找,看誰烙的人多。」

 

兩方人馬互相找人來助陣。

二十分鐘後,夜店外頭突然來了十台改裝汽車,三台廂型車,總數大約六十人。這六十人一來就把那兩個屁孩團團包圍。

 

「剛是誰嗆聲嗆很大的?」捲髮男說,「不是要烙人嗎?啊你的人勒?」他走上前,用手拍了拍屁孩的臉,敢用這種極挑釁的動作是因為他仗著人多勢眾,諒屁孩也不敢還手。

 

捲髮男話才剛一說完。

突然聽見馬路遠處有轟轟轟的聲音,他抬頭一瞧,發現有一大群飆車族朝這邊騎了過來。

這群飆車族大約四十台機車,約六七十人,其中有三分之一都還是未成年。

 

「我的人來了,有種你別走。」屁孩嗆聲。

 

「我怕你喔?」捲髮男用力的推了屁孩一把。

 

之後,飆車族也到現場。兩方人馬就在夜店外頭談判。

「啊現在是什麼情形?」一位看似飆車族的大哥向捲髮男問道。

捲髮男把剛剛在夜店的情形說給他聽,「就是這樣啦!看你想怎麼處理。」

飆車族大哥見他態度很差,反回嗆:「那不然你想怎麼處理?」

 

「你是在大聲什麼啦!」捲髮男幫眾裡突然有人大聲說道。

「是誰在講話啦!?有種到前面講。」飆車族大哥說。

 

說話的這名男子聽到後,就擠到最前面,然後看著飆車族大哥說:「給你兩個選擇啦!第一,道歉賠償,公道價是八萬一,第二,不賠償的話,我就把你們機車坐墊都拆光,你選一個啦!」不知為何,這名男子突然亂入,他明明就不是話事人。

 

「賠償?」飆車族大哥回頭看了看他的幫眾,「我賠你媽!」話一說完,就一腳踹向說話的那名男子。

然後兩方人馬就大打出手。

 

 

同一個時間。

小雅竟還在夜店舞池裡熱舞,完全不管捲髮男的事。因為她剛搭上一個洋男,兩人舞跳一跳後一樣又喇舌了。這次還是小雅主動先湊上前親吻。

 

鷸蚌相爭,洋男得利。

夜店外頭一群人因為小雅而拼的你死我活。

而在夜店內,小雅與洋男則是吻的熱情如火。

 

小雅與洋男兩人之後又喝了幾杯助興,可過沒多久,小雅因真的太過疲累,酒力不勝以往,幾乎又要醉倒了過去。

洋人見狀後,直接架著她的手,將她帶離夜店,準備把她撿回家。

 

 

 

如果喜歡這篇文章,可以給我個讚或留言或是手滑一下(您懂的!),

 

 

您的支持是我發文最大的動力喔~感謝

 

續集彩蛋

突然有一名全身刺青的男子,一把抓住小雅的手。「妳是要去哪裡?」他問。

 

 

如果喜歡我的文章,歡迎打賞贊助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申玄 的頭像
申玄

申玄愛廢話

申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flysky0114
  • 婊子雅怎麼覺得比小三OP
  • 她比較偏亂的部分www

    申玄 於 2015/04/08 16:20 回覆

  • flysky0114
  • 阿 ... 是阿三 ...
  • 狗狗
  • 好刺激,跟上次毆警事件類似!!?
  • 夜店這種很亂的地方 應該很多這種事件吧~

    申玄 於 2015/04/08 16:38 回覆

  • 路人C
  • 真的是玩咖 ...
  • 玩慘了~

    申玄 於 2015/04/08 16:38 回覆

  • 狗狗
  • 沒去過夜店,爸爸說很危險,而且不是必要去的